于丹:老师的最好定义是给天使缝补翅膀的人


不像那些表现好但教学好的明星,当他们四五十岁的时候,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教师变成了明星。他们如何面对从中年到中年的如此巨大的转变?他们如何处理明星和老师之间的关系?让我们看看当事人说了些什么。

即使在教师节,于丹也没有任何空闲时间。昨天(10日),她刚从Xi飞往杭州向马云致敬。她只是在去机场的路上被采访的。“我真的没时间了。对不起。”即使在如此匆忙的旅途中,于丹仍然充满了活力,毫无疑问地昂首阔步。

至于教师节礼物,数百名学生的祝福短信从她的手机上飞来,见证了这位明星教师的幸福。

在2006年11月的假期里,于丹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上花了七天时间讲述《论语》的故事,此后一直是各种活动的嘉宾。然而,她说还不确定她是否会继续写书,是否会继续写《百家讲坛》。只有一件事可以肯定,她会继续教,因为“当老师是一种奢侈。”那一年,在于丹教室召开的“96班会”之前,当所有哭泣的学生从国外飞回“《百家讲坛》”时,于丹的名字已经是这个行业的一块金招牌。在谈到她的《论语》经历后,她似乎立刻成为了每个人的老师和“心灵鸡汤”。当这位“空中飞人艺术家”去全国各地演讲,把媒体采访推向令人头痛的境地时,她必须在联系助理女士之前预约,这似乎是明星的惯例。然而,在以前的学生面前,于丹又回到了当班主任的感觉。

“我和96级的学生关系很好。现在他们都30多岁了。比如说,聚一聚。我知道他们中的一些人从意大利飞回来,一些人从美国飞回来,一些人从德国飞回来。我原以为派对会在餐厅举行,但没想到会让我们都回到101教室。我一进去,就震惊了。留着胡子拉碴、肚子突出的男孩,以及那些做母亲的男孩,都整齐地坐在那里。班长站起来说:“96年级的艺术系应该录取多少人,应该录取多少人。”请点名。那时我已经哭了。”于丹可以准确地引用宿舍的名字,就好像它发生在昨天一样。

她后来说,班上的男生拍拍她的肩膀说,“哦,你在过去两年里一直很聪明!”听到这句话,在场的每个人都笑了。在学生面前,她能够卸下名人的负担,只是和学生们快乐地混在一起。即使聚会的费用对学生来说也是匿名的。

教师的最佳定义是什么:修补天使翅膀的人?这是学生们教给于丹的许多职业。为什么于丹选择当老师?她说那是因为她一生中遇到了太多好老师。

“我主人的导师是聂士球先生。他和妻子邓奎英的知识真的很好。当我还是研究生的时候,我很年轻,只有21岁。我几乎是由他们的父母抚养大的。"于丹回忆说,她收到的最重的礼物是邓先生送的,他已经八十多岁了。"邓先生给我女儿织了一件图案非常复杂的毛衣,一针一针。上面是一只漂亮的大兔子,手里拿着一只小兔子。“

她和她的中学语文老师廖老师也去了于丹的《论语心得》冒雨开会,只是为了看看她的学生。

正是看到他的老师如何帮助他的学生度过一生,才教会了于丹如何成为一名好老师。她说,除了教学之外,当老师还应该伴随学生成长和建立自信。

有一次,她收到一个学生的十字绣礼物,上面绣着一个穿着长裙的高挑优雅的女人。她弯下腰,手里拿着一根针,抓住一个脏小孩的胳膊。十字绣旁边是一张小纸片,上面写着:丹丹,你知道孩子们是天使,因为他们的翅膀断了而从天上掉下来吗?然而,当孩子刚落地时,他仍然记得天空和飞翔。只要我们遇到的成年人不嘲笑我们的年轻,批评我们的鲁莽,容忍和鼓励我们,我们就能再次成为天使。“她说,‘当我们遇见你时,我们会遇见一个修补天使翅膀的人’。这是我的学生教给我的老师的最好定义。”于丹笑着说,“很多人会问我下一个计划,我是会出书还是会讲课。我真的可以说,只有一件事我坚信不会改变,那就是,我将永远是一名大学教师,这是唯一的事情。因为这是我真正喜欢的一件事。”

于丹总是喜欢打开传统文化课的窗帘“诗歌应该被太阳照亮”

“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变老。”这首抒情诗是献给恋人们的,也适合于丹。

她喜欢在演讲中使用诗意的排比。她喜欢课后和学生喝点红酒。即使给学生上传统文化课,她也总是习惯先拉开窗帘。她的解释很浪漫:“因为这学期我在谈论古典诗歌,诗歌应该被太阳照亮。我们不能用遮光布遮住明媚的春光,然后在这里打开荧光灯讨论知识。我希望我们的生活可以脚踏实地。”

她和学生之间发生的“最浪漫的事”可能已经在于丹的脑海中重演了一百多次。当她再次想起它时,她毫不犹豫,但充满了温暖。十年前,当于丹是北京师范大学影视传媒专业96班的班主任时,他总是在这个月的最后一个周末给全班同学打电话庆祝这个月的生日。一年六月,在她的“大生日”的周末,于丹接到了班长的电话,通知她去教室。

”当我走进教室时,我突然感到震惊。灯上和空中有无数丝带。黑板上涂着彩色粉笔,充满了班里所有孩子的祝福.我突然想起这个月我和他们在庆祝生日。这时,我看见一名男生开始悄悄地弹钢琴。在钢琴声中,一名男生开始读诗。他们给我写了这首诗。他读了几句话,一个女孩走上前去,开始用四只手和那个男学生玩。一个女孩走过去,站在男孩身边读诗……”于丹说,那一刻,让她感受到当老师的职业是多么奢侈。(记者庄肖磊,2009年9月11日来源:《今日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