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电商平台涉嫌传销,卖家宣称平台商品好到淘宝京东都沉默


明星所有的电子商务平台因涉嫌传销被罚款400万英镑。在搜索引擎中,无论搜索是基于关键词“吉云”、“全球捕手”、“北店”还是“亲爱的家”,相关联的条目“××是否是传销”都会出现在底部相关搜索中。

前一段时间,浙江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发布通知,进一步确认了电子商务平台“任达店”的传销性质:通过邀请注册会员不断发展新会员,并给予邀请人一定的奖励和佣金,鼓励会员不断发展其他会员加入,形成上下关系,并根据以下线路的销售业绩计算支付网上薪酬,谋取非法利益。其行为违反了《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第(三)项的规定,余杭区市场监督局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进行了查处。

小蜜在参观智湖时也发现了许多关于“任达店”的评论。

其中,自称“任达店”的店主甚至声称任达店的产品好到“淘宝沉默,京东沉默,蓝翔沉默,一切都沉默”。

那么,这到底是什么“人才商店”?

根据相关数据,“任达店”由杭州陈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APP成立于2016年6月。其法定代表人是李伟。同时,它还是任达店的首席执行官和上庄网的创始人。

据Daren Store官方网站介绍,Daren Store聚集了全国数百万店主,月销售额达到1000万元,并在短时间内完成了两轮资本融资。

任达店声称平台上的所有产品都是国际品牌产品,包括海蓝宝石之谜、雅诗兰黛、兰蔻、SK-II、香奈儿和TF等一线品牌,以及由品牌直接供应的凯莱丝、王华和米莎等韩国和日本品牌。

至于“如果我想拉个头,为什么要付399元?”人才商店官方网站回答:邀请商店经理加入奖励是公司给予的支持性奖励,而不是399元。对于新的商店经理,我们将直接赠送等值礼物和零门槛优惠券,这相当于免费加入。

大仁店还声称韩庚是它的老板之一!

持续的“传销”问题

利用用户的社交关系来促进,事实上,也将使一些社交电子商务公司徘徊在模糊的领域。王吉和环球捕手等明星电子商务公司也参与其中。

去年6月,微型商店发布了一组令人难以置信的数据:年销售额从5.8亿增加到35.4亿,增长率为506%,月销售额超过7亿!

据聚集的员工称,聚集和传统电子商务的最大区别在于,它被定位为社交电子商务领域的移动零售众包。

然而,在高管眼中聚集社会价值的同时,登陆模式已经变成了“拉人的头”和“用广告轰炸朋友”。这种营销方式也引起了许多人的反感,这种模式的合法性受到质疑。

甚至有些同事直言不讳地说:收集产品没有什么好处,发展如此迅速的原因是传销!

今年5月,杭州滨江区市场监督局对“组织策划传销”罚款958万元。

然而,不难发现,通过简单的搜索,互联网上的许多声音仍然质疑微型商店和全球捕手等平台的某些传销属性的存在。

即使在投资者眼中,曾经创下20天内售出23,000件衣服记录的黑色小礼服也无法逃脱被怀疑是多层次分销的封锁。

淘宝、京东的“传销”规避规则

如何确定传销,除了我们著名的“三级传销”认定之外,一位熟悉传销案例的“老企业”给出了自己的想法:最关键的问题是下层是否保留,卖家的佣金是否是复式的。如果这两点仍然存在,不管钱最终是如何分配的,这只是一个看法的改变。

在小蜜看来,MLM更像是一个“传递包裹”的游戏。

鼓声,打开“拉头”模式,用人工支付或间接支付的入场费进行二次配送

去年的一段时间里,支付宝的主页上有一个“微型企业购买”的标签,这耗尽了微型企业的业务。用户使用阿里巴巴的“微供应”系统筛选商品和供应商,然后使用应用程序的“菜园宝”按钮将商品分发给微信和朋友圈。

此外,JD.com和梅里联合集团的“微选择”平台起初有点类似淘宝的头条,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更像微企业的分销平台。

在电子商务巨头中,仍然有很多这样的分销平台,比如网易的网易推送(Netease Pusher)和伟平最近推出的云品仓库(Yunpin Warehouse)。

然而,与初创企业不同,电子商务巨头大多坚持“初级分销”模式,以避免政策风险。

交通成本紧急微信分销成为“救命稻草”

当年,正规的电子商务部队不屑与微商家交往,来到微信互联网时代,但微商务分销模式却无处不在。

在这个领域,除了拥有四五年创业经验的电子商务巨头和成熟玩家之外,还有无数未知的初创公司。

为什么这个模型很受欢迎?

首先,流量是必须提及的一个关键因素。从今年的618起可以看出传统电子商务流量的股息损失和高昂成本。

回到2015年,当时生意兴隆,二手奢侈品业务平台只需花费1500到2000元就能获得一个用户。主要渠道是百度关键词竞价和应用商店优化。

2016年后,流动价格对企业家来说已经太贵了。

相比之下,微信群体的分裂和朋友的传播所产生的社交流量正处于价格低迷时期。

据一位与Gege家族关系密切、全球捕手创始人李姣称,在同样的运营成本下,Gege家族和全球捕手的订单数量几乎是Gege家族的10倍。

其次,微信自然适合分销。

《第四十二章》曲凯曾经问过乌鸦对社会电子商务的看法。当时,克劳说,如果近五年来人们重启互联网,有两件重要的事情要提:第一,vivo和OPPO卖出的都比小米多;第二个是微信红包,它让那些在手机上变得富有的人。

这两点实际上打开了四、五、六线城市青年和中老年人的信息流和资金流。

此外,微信已经扩大了交流范围,从以前的手机通讯录中的几十个熟人扩大到成千上万的半人关系,从以前的点对点交流扩大到跨群体和朋友的交流。

然而,你不能同时拥有鱼和熊掌。在微信生态中挖掘黄金的战士也会遇到困难。

对他们来说,微信分销模式的风险在于,如果使用多层分销,将带来爆炸性的增长,但将处于监管的灰色区域。如果只有一个分配层次,那将是以增长率为代价的。

2006年,经过与监管部门的长期博弈和转型,安利终于获得了象征其合法地位的直销许可证。

我们也希望这些在社会电子商务中挖掘黄金的企业家在不断升级和更换产品后也能迎来好消息。

youtube.com